星尚网  >   新闻  >  正文

辽代白塔快塌了发生什么事了?辽代白塔快塌了背后的真相

“修缮”停在纸上,千年辽塔快塌了

▲1月18日,从远处看,破损的武安州白塔已发生倾斜。新华社记者王靖摄

乍暖还寒,草木枯黄,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的武安州白塔破败而悲凉。

这座身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约有1000年历史的辽代白塔,目前裂开至少18道黑缝,生出100多个黑孔,塔身倾斜,不时有砖块坠下。

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各方都意识到了千年白塔岌岌可危,但是维修工作长达7年始终在“纸上”来回打转,迟迟不见修缮,导致千年辽塔状况一天不如一天,面临倒塌。

当地群众和业内专家呼吁,亟须提高效率,立即对白塔进行加固维修,保护好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

千疮百孔成“斜塔”

从赤峰市敖汉旗出发,向西驱车30多公里,记者来到丰收乡白塔子村。武安州白塔(以下简称“白塔”)便位于村子西侧的一处高岗上。

然而,来到这座千年白塔脚下,记者看到的却是令人揪心的一幕。整座古塔已经严重破损,塔体发生歪斜,遍布千疮百孔,甚至面临倒塌危险。

67岁的村民李成仪住在白塔脚下。去年农历二月初二,村里举行“祭塔”仪式时,他猛然发现,自己老了,相伴60多年的白塔也“老”了:塔砖越掉越多,地上堆满了碎砖头;墙体外张,裂出一道道长口子;塔基座收窄,整个塔都变歪了。

“这塔恐怕不中了。”他担忧地说,“随时可能塌。1年?10年?一场大雨可能说塌就塌!”

邢玉华是白塔保护工作站的工作人员,他列举了一连串的担忧:墙砖松动,砖缝里的黄泥一抠就掉;裂缝变多、变大,塔北面有处缝隙甚至裂开10多厘米,南面的裂缝有4厘米;塔体已经向西北方向倾斜;塔基座缩进去一米多,头重脚轻……

他着急地说:“塌了可就瞎了,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是千年古迹啊!”

辽宁省文物保护中心、辽宁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单位研究评估称,白塔是一座八角形密檐空心塔,是现存辽塔中始建年代最早、最具辽中期建塔特色,且仅存的空心式砖塔,同时还是唯一一座采用穹顶式佛龛的现存辽塔,具有极高研究价值。

2013年,该塔及所在地武安州遗址,被列入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千年白塔当前的处境十分堪忧。记者绕着白塔走完几圈,粗略一数发现,整座塔竟然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孔洞,18条明显裂缝,最多的一个塔面上有近30个孔洞,最长的裂缝纵穿5层塔檐。

此外,塔檐和塔顶上已经长出野草,还有鸽子在塔里筑巢。

“我小时候白塔还不这样,以前墙皮是光溜的,墙体也没往外劈,裂纹也没这么多。”眼前的白塔,让时隔20年回乡探亲的李桂芬大吃一惊。

匆匆瞥过几眼,她就带孩子离开了这里。

不少村民也意识到了危险。35岁的村民李金虎近几年把孩子看得死死的,严禁靠近白塔。“怕塔上掉砖头,砸坏孩子。”李金虎回忆说,小时候他经常去白塔玩,甚至爬上爬下,“现在用手就能把砖头扒拉下来,能不害怕?”

纸上“修缮”已多年

千年古塔何以破败成如此模样?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自然原因,还与漫长、低效的维修审批过程有很大关系。

从2016年加固工程立项获得国家批复,白塔竟是在纸上“修”了多年,实际维修一拖再拖,迟迟未动。在多数村民眼里,年久失修是白塔面临倒塌的主要原因。

邢玉华指着南墙裂开的口子说:“这几年村里下了几场大雨,加上风吹日晒,裂纹明显变宽了。墙体裂成那样,遇到大暴雨或者地震,可能一下就倒了。”

李成仪也很纳闷,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都破得要塌了,就是不见有关部门出手,“塔跟房子一样,没人管、没人修,可不就是塌嘛?何况白塔已经有一千年了!”

据敖汉旗博物馆馆长田彦国介绍,目前没有资料显示,武安州白塔在历史上有过修缮的记录。

记者查阅文件发现,早在2016年,国家文物局就在《关于武安州遗址—武安州塔保护加固工程立项的批复》中,同意白塔的修缮工作。可之后迟迟不见内蒙古启动维修,直到2018年白塔的处境被媒体报道引发关注,敖汉旗方面才回应“不知道工程立项在2016年时就通过了”。

2018开始,敖汉旗终于着手起草维修方案,但逐级向自治区上报了2次《武安州遗址—武安州塔保护维修方案》,都接连被第三方评审打回修改,截至目前修缮仍未开始。

敖汉旗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透露,实际上当地向上提交修缮计划最早可追溯至2013年,“上面重视不够”没啥实质进展,现在翻回头看,白塔一直在纸上“修缮”了多年。

除此之外,白塔也存在被人为破坏的现象。61岁的村民李桂金说,过去日子不好过,一些村民家垒兔舍、盖猪圈用的都是白塔上的砖,“用铁棍使劲一撬,崩下来的砖头就拉回家用了”。

在不少村民的记忆里,过去在白塔上爬进爬出非常容易。

即便现在,村民或外地人还经常到白塔南面的洞内烧香拜佛,地上残留着纸钱灰烬,多处墙壁被熏黑。塔口处,烟花炮皮、酒瓶子、易拉罐等废物乱扔一地。而白塔四周的砖块上,刻了数不清的人名。

保护工作拖不起

白塔维修方案设计方——辽宁省文物保护中心等三家单位做出的现状评估显示:塔体破损十分严重;塔基座面砖全部脱落,基座根部有多处盗洞;塔身部分破损十分严重;一层大檐全部掉落;塔顶和塔刹早已缺失,原形制不清。

内蒙古文物局称,塔基空心,形势危急。敖汉旗政府则表示,目前白塔倾斜3度。

当地群众和文物专家呼吁,白塔修缮拖不起等不起,亟须提高效率,加快启动白塔修缮。

白塔维修方案迟迟未通过,除方案本身有待完善,也与第三方评审专家组成员换来换去、意见层出不穷有关系。

第一版方案提交后,因为专家组成员持有不同意见,最终未能通过。然而,按照专家意见修改并提交的第二版方案,却再次被专家组否决。

记者采访了解到,当时参与第二版方案评审的专家组成员,全是新面孔,并不认同“前任”提出的修改意见。

当地干部担忧,第三次维修方案正在提交,评审专家又再次换人,“除了一次次划叉,我们更需要完善的方案。”

对此,内蒙古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陈亚光回应,针对第三版维修方案,文物局将联络专家进行指导,帮助其通过方案审议。“资金和技术不是问题,维修方案一经通过,将立即维修。”

白塔已成危险建筑,存在坠砖、倒塌等险情。但游客并不知情,千年辽塔吸引着源源不断的外地人前来。

为了安全,白塔外围起一圈铁丝网,可塔东边的铁丝网早被人踏倒,南边的门锁也被拆掉,游人随便进出。

记者在现场统计了一下,一下午时间就有近三十人前来游览。他们翻过铁丝网,钻进白塔洞内烧香拜佛,没有提示、没人管。

敖汉旗的一位文物专家建议,白塔修缮前须严加管理,避免加剧对白塔的损害,同时避免事故发生。

白塔的损坏、修缮的缓慢、管理的松垮,暴露出当地文物保护工作的整体窘境。

契丹辽文化的一位研究者表示,对待文物、古建要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能“急诊”的就不“门诊”。他认为,内蒙古尤其是赤峰,红山文化等史前文化、契丹辽文化、蒙元文化灿若繁星,文物众多,价值不可估量。亟须在保护理念、保护力度、保护方式上“更走心”“更给力”,统筹好文物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记者丁铭、王靖、安路蒙、恩浩)

辽代冬捺钵的地点与路线考

辽代白塔快塌了发生什么事了?辽代白塔快塌了背后的真相(图1)

我国辽代实行南北官制,采用蕃汉分治的政治制度,“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是历代契丹帝王的治国基本方针。在如此复杂的政治统治体系中,四时捺钵制度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其中,冬捺钵因其用时之长、路线变化复杂且与政务变化紧密相关,在四时捺钵中又显得格外特殊。

从《辽史》来看,辽代冬捺钵的时间一般为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冬捺钵的具体活动包括“时出校猎讲武”“与北、南大臣会议国事”“兼受南宋及诸国礼贡”。其中,射猎野鹿、凿冰钓鱼、商讨军国大事,以及出征前的射鬼箭仪式,具有少数民族渔猎习俗特点。

辽人在捺钵选址方面除了顺应自然规律,辅之占卜以正吉凶,也会充分考虑捺钵地点的环境交通、用兵部署、物产资源等因素。藕丝淀,也称广平淀,意为宽大之淀。在《辽史》中,藕丝淀作为冬捺钵地有16次之多,其中有13次是在道宗时期,另外3次是在天祚帝时期。《辽史·营卫志》记载:“冬捺钵,曰广平淀,在永州东南三十里”;“冬月稍暖,牙帐多于此坐冬,与北、南大臣会议国事,时出校猎讲武,兼受南宋及诸国礼贡”。

中京大定府,是辽五京之一。中京在《辽史》中多出现于关于中京留守官职的相关记述,但研究发现其有19次为辽代皇帝冬捺钵所驻之地。据笔者统计,太宗有2次,圣宗有8次,兴宗有6次,道宗有1次,天祚帝有2次。辽皇帝在中京捺钵之时也处理朝政国事,临幸某地次数越多,越可见其地理位置之重要。

辽代白塔快塌了发生什么事了?辽代白塔快塌了背后的真相(图2)

南京,辽五京之一。在《辽史》中作为冬捺钵地为11次。《辽史》记载,辽太宗会同元年(938),后晋石敬瑭割献幽云十六州给辽朝,辽太宗便“升幽州为南京”。另外,太宗时曾置中台省于南京,宴南京群臣,也曾在南京商议伐晋。学者杨军认为,太宗冬捺钵常驻南京是出于对东丹国控制的需要。可见,此地作为辽皇帝冬捺钵之驻地,有着无可厚非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意义。

木叶山,被尊为契丹圣山,是辽代皇帝行祭山礼仪的主要场所。《辽史》中记载辽代历朝皇帝在冬季抵达木叶山的情况有10次之多。关于木叶山的地点,史籍无确切记载,史家对此也有多种见解,如“两河交汇说”“海金山说”“辽祖陵说”和“阿鲁科尔沁旗天山说”等。基于前人研究成果与实际考察,本文更赞同“木叶山在巴林左旗境内辽太祖陵山”的说法。

奉圣州本唐新州,辽太祖改为此名。在《辽史》中,天祚帝2次驻跸奉圣州,穆宗驻跸此地1次。在天祚帝天庆二年,“冬十月,驻跸奉圣州。十一月乙卯幸南京。丁卯,谒太祖庙”。有学者认为,奉圣州东南至南京三百里,西北至西京四百四十里。可见,奉圣州作为冬捺钵驻地,具有地理位置优势。

辽代白塔快塌了发生什么事了?辽代白塔快塌了背后的真相(图3)

据《辽史》,中会川作为冬捺钵驻地有10次之多,其中兴宗9次,道宗1次。从地理位置上讲,中会川是混同江与松嫩汇流之地,这里易于捕获牛鱼,方便行“头鱼宴”。另外,《辽史》中所提中会川即韶阳川、韶阳军营地,大有军事意义。长春州作为其“宫卫州”,不仅巩固了皇权,而且能震慑女真、室韦。总的来看,冬捺钵地设在中会州兼有钩鱼、违寒、交通、军事斗争等诸多考虑。

在《辽史·本纪》和《辽史·游幸表》中有很多关于辽代帝王四季捺钵及游幸所去地方的记载。杨军认为,辽冬捺钵地点在不同时期呈现出了一些变化,这一点值得我们注意。在太祖、太宗时期,冬捺钵以辽东半岛为主。世宗时期,霸州为主要冬捺钵地。穆宗时多在庆州诸山。景宗时,捺钵地较多,主要有南京、西京。圣宗时期主要在南京及奉圣州。兴宗和道宗时期,所设冬捺钵地较多,如广平淀、南京、显陵、乾陵、混同江、中京、祖陵、上京、西京、显州、中会川、东京、驼山、医巫闾山。辽历代皇帝较少去的冬捺钵地点有千陵、太祖庙、西京、显州、辽河、黑山平淀、太祖行宫、奉圣州、中会川。

综上所述,辽代皇帝主要以藕丝淀(广平淀)为主要冬捺钵地,同时在其他临时驻扎地如奉圣州,也有过行帐记录。辽冬捺钵在地点选择上经历了早期太宗时期的首创阶段,世宗至圣宗前期的发展变化阶段,在圣宗后期至辽末又恢复了传统的冬捺钵驻地选址。具体来说,辽太宗时期,冬捺钵驻地多在辽东半岛,路线大体呈西北至东南走向。世宗至圣宗前期,冬捺钵驻地逐渐南移。圣宗后期至辽末,冬捺钵驻地多在永州广平淀。不难看出,辽冬捺钵地点迁移变化的路线,不仅符合辽朝处理契丹治下部族事务,并兼顾与宋关系等方面的政治需要,而且符合辽游牧经济兼农业经济发展的需要。由此可见,冬捺钵路线变化是随着所处理的政务而变化。

《法律讲堂》文史版2月12日-15日播出系列节目“辽代疑案”

2月12日-15日播出 《法律讲堂》文史版系列节目“辽代疑案”

2月12日 22:43 辽代疑案·皇太叔之乱(上)

公元1063年,辽道宗耶律洪基带着大队人马外出打猎,没想到皇太叔耶律重元父子趁机起兵叛乱,带着两千多名叛军直扑辽道宗的行宫,试图杀王夺位。辽道宗平时对耶律重元恩宠有加,非常信任这位“皇太叔”。耶律重元突然起兵叛乱让辽道宗完全没有防备,此时辽道宗身边只有几百人,面对来势汹汹的叛军,辽道宗的身家性命和他的皇位悬于一线,他能否度过这场危机?

2月13日 22:43 辽代疑案·皇太叔之乱(下)

辽道宗外出打猎期间,皇太叔耶律重元突然发动叛乱,而行宫不过几十兵力,危急时刻耶律仁先挺身而出,不但率兵击退叛军,还杀了耶律重元的儿子。第一次进攻失败,耶律重元并没有选择一鼓作气再次进攻拿下行宫,而是匆忙自立为帝。天亮之后,形势会发生怎样的转变?耶律重元在朝廷位高权重,为何会走上谋反叛乱这条路?这场叛乱又会给辽朝带来哪些影响?

2月14日 22:43 辽代疑案·朝堂上的命案(上)

辽圣宗时期,朝廷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当朝权臣韩德让在朝堂议事的过程中与另一位大臣发生争执,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夺过朝堂护卫手中的戎杖,将另一位大臣当场打死。当着皇帝和太后的面,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确匪夷所思。那么两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积怨和过节,竟然在朝堂上大打出手,以至于最后闹出了人命?

2月15日 22:43 辽代疑案·朝堂上的命案(下)

汉族权臣韩德让在朝堂之上,因为口舌之争当场打死了身为契丹贵族的耶律虎古。这一突发事件使契丹官员群情激愤,可在朝廷实际掌权的萧太后对待这一事件的态度,却出乎众人的意料。萧太后非但没有惩罚韩德让,更是对他极力袒护,这是为什么?一个汉族大臣怎么会在辽朝获得如此待遇?这背后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主讲人:李文军,西南民族大学 教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