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尚网  >   资讯  >  正文

大众成被执行人真相是什么?大众成被执行人背后的真相

大众点评再次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33.8万 能引起美团CEO王兴重视吗?

运营商财经网吴碧慧/文

大众成被执行人真相是什么?大众成被执行人背后的真相(图1)

近日,大众点评的运营主体公司上海汉涛再次被标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338966元,而这已不是大众点评第一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早在2012年、2018年、2019年就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其中2018年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270万。那么针对此次的消息,美团CEO王兴会重视吗?

运营商财经网获悉,早在2015年,大众点评和美团网宣布合并,当时宣布美团CEO王兴和大众点评CEO张涛将同时担任联席CEO和联席董事长,重大决策将在联席CEO和董事会层面完成,并表示,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

不久后,美团大众点评公布合并后新公司的组织架构及人事安排。新的组织架构取消了之前的联席CEO和董事长制度,由美团网CEO王兴担任CEO,大众点评网CEO张涛担任董事长,从管理一线撤离。随后,大众点评原来的高管李璟、王雨、吕广渝也相继离职。

2018年11月,美团点评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新组建的用户平台由黄海和王慧文共同负责;任命张川为到店事业群总裁;任命王莆中为到家事业群总裁;快驴事业部由陈旭东负责;小象事业部由陈亮负责;成立的LBS平台由王慧文负责。

至此,大众点评原高管几乎均已退出上述事业群,负责人基本都来自美团方面。

此外,据资料显示,大众点评主体上海汉涛于2019年1月16日发生股权变更,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张波、龙伟等原股东全部退出,新增股东王兴和穆荣均。目前王兴持股比例为95%。

而这点也标识着大众点评“张涛”的创始时代一去不复返,此后只有美团王兴。不知面对此次的被列为被执行人的事件,这一早已被边缘化的大众点评,能否引起王兴重视?

运营商财经网(官方tel_world)—— 主流财经媒体,一家全面覆盖科技、金融、证券、汽车、房产、食品、医药及其他各种消费品报道的资讯网站。

金立再成被执行人,去年7月至今已有60条被执行信息

新京报讯 12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金立集团的运营主体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被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为8065万。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注册资本为2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董事长刘立荣,经营范围包括通信设备的技术开发及销售;经营进出口业务(不含专营、专控、专卖商品及限制项目)等。

根据其股权结构,刘立荣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41.4%,亦为公司最终受益人和疑似实际控制人。2018年12月11日,新京报记者获得多份材料,其中《金立集团框架性重组方案建议》显示,将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控制原金立集团优质非核心资产,资产管理公司归全体债权人所有。除人之外的原股东及管理团队在会计师或法院指定的管理人监督下用现有资源(运营公司)恢复一定规模的运营。

此外,为保证重组的顺利进行,普通债权中50万元(含)以下部分原则上优先清偿。在进入重组程序后或重组成功后,是否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何时、以何种条件引入,由债权人协商决定,重组后的债权期限为5年。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金立共有33家金融债权人。此前一天的12月10日,金立举行了第二次金立经营债权人会议,明确金立将进行破产重组。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23日至今,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已有60条被执行信息。

中行东莞分行竟成失信被执行人,分行行长也被限制消费

日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以下简称“中行东莞分行”)被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茂南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无独有偶,记者注意到,该分行行长冯伯仲由于该案也被茂南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大众成被执行人真相是什么?大众成被执行人背后的真相(图2)

大众成被执行人真相是什么?大众成被执行人背后的真相(图3)

根据生效法律文书,中行东莞分行应偿还借款110.32万元及利息,然而中行东莞分行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且全部未履行。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分行行长冯伯仲由于该案也被茂南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根据限制消费令,冯伯仲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六)旅游、度假;(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中行东莞分行电话欲了解相关信息,该行总机一直处于忙线状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