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尚网  >   新闻  >  正文

聚美优品私有化究竟什么情况?聚美优品私有化背后的真相

陈欧第二次尝试私有化聚美优品,聚美优品或将退市

1月12日,聚美优品公告称,收到董事长陈欧提出的私有化要约,拟以每ADS20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剩余股份;交易一旦完成,公司将从纽交所退市。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陈欧第二次提出私有化要约。2016年2月,聚美优品曾收到来自陈欧、产品副总裁戴雨森以及股东红杉资本等递交的私有化提议,计划以每股美国存托凭证7美元的价格收购聚美优品股票。但在2017年11月27日,聚美优品宣布撤销私有化要约。

聚美优品私有化究竟什么情况?聚美优品私有化背后的真相(图1)

▲2016年2月29日,北京,众星现身聚美优品活动。韩国Running Man成员姜熙健Gary、池石镇、HAHA、李光洙 图据ICphoto 资料图

陈欧二次尝试私有化

第一次曾被股民质疑打压股价

据聚美优品发布的最新消息显示,聚美优品于1月11日收到了以聚美集团CEO为代表的买方集团递交的私有化要约,拟用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的价格购买买方集团尚未持有的股份,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聚美优品上周五收于每ADS17.43美元,该要约价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近15%。而此次交易如果达成,聚美优品将成为买方集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

据天眼查,聚美优品成立于2010年,于2014年5月16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而据央广网报道,2016年2月,聚美优品收到来自陈欧、产品副总裁戴雨森以及股东红杉资本等递交的私有化提议,计划以每股美国存托凭证7美元的价格收购聚美优品股票。不过此次私有化提议却带来风波不断。据公开信息,曾经不少股民认为聚美优品私有化或预谋已久,并有打压股价的嫌疑,且私有化价格过低,致使中小投资者损失严重。直到2017年11月27日,聚美优品才宣布撤回2016年2月17日递交的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并立即生效。

央广网报道称,聚美优品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被撤销私有化要求的相关采访时解释称:“撤回私有化要约,是经过一年多慎重考虑与分析,基于公司当前业务发展情况及多元化转型进展做出的战略性选择。撤回私有化要约后将更多的精力放到多元化布局上,未来希望能打通‘线上电商+线下硬件+大数据’的行业链条,深挖聚美业务的‘护城河’。”

聚美优品私有化究竟什么情况?聚美优品私有化背后的真相(图2)

▲2016年2月29日,北京,众星现身聚美优品活动。鸟叔(Psy) 图据ICphoto

“街电”成聚美优品最赚钱买卖

投资宝宝树传出裁员风波

聚美优品以化妆品垂直电商起家,但其电子业务却连年下滑。不过聚美优品所宣称的“多元化”布局确为聚美优品带来了变化。2017年,聚美优品宣布收购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82.07%的股权。彼时,共享充电宝并不被业界看好,王思聪更曾在朋友圈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然而红星新闻记者在聚美优品2018年的财报发现,新业务已成为聚美优品的支柱。财报显示,聚美优品旗下的业务分为两部分:电子商务(E-commerce)和新业务( New Businesses)。其中,新业务中包括了街电、影视制作以及其他科技创新业务。

财报数据显示:在电子商务部分,其净收入连年下滑,由2016年的62.77亿元下滑至2017年的57.68亿元,再下滑至2018年的34.27亿元。而新业务部分的净收入则由2017年的7373万元上涨至2018年的8.79亿元。聚美优品内部工作人员曾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街电是聚美优品目前最赚钱的项目。据财经快报网报道,截止2019年12月,街电累计用户超过2亿人,同比增长100%。

除了押宝街电大获全胜外,聚美优品还押注了母婴电商市场,2015年,陈欧以3.72亿元投资宝宝树,进入母婴电商市场。宝宝树也于2018年成功上市,曾成为该赛道的明星选手。

然而,红星新闻记者在宝宝树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了解到,宝宝树上半年(截至2019年6月30日)营收2.4亿元,同比下降40.9%;净亏损9834.2万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1.22亿元。2019年9月,界面新闻也报道称,宝宝树已经开启了裁员计划。报道表述,宝宝树的裁员人数接近总人数的30%,其中技术团队裁员50%,内容运营团队裁员30%。

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陈成

聚美优品收到私有化要约 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15%

金融界网站1月12日讯 今日,以聚美CEO代表的买方集团向聚美优品发起了私有化要约,拟用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的价格购买买方集团尚未持有的股份,该要约价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15%。这就意味着,如果私有化交易达成,将使该公司成为买方集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聚美优品股东们将以不错的价格“解套”。

近年来,美股小盘股平均收益逐年下滑、回报率偏低,流动性明显不及大盘股,这也是聚美股价持续低迷的原因之一。此前,聚美股东就曾因股价难涨,资金长期被套牢,在多个场合提及私有化建议,而私有化交易正可以满足股东以相对合理价格变现的诉求。

自2014年上市以来,聚美股价就持续承压,几度拉升均未阻挡下滑态势,后续开展的多元化探索、拓宽投资渠道等努力也未在股票市场得到应有的反馈;据报道,聚美还曾两次发起最高1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也未真正扭转股价的下滑趋势。此次,以集团CEO为代表的买方集团发出私有化要约,一定程度上也是为让聚美股东们“解套”。

其实,聚美在诸多新赛道已开始发力,投资共享充电宝、影视剧等诸多项目。但是,资本市场对短期收益的高要求,却成为其转型升级路上的一大牵绊。对聚美而言,私有化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若私有化交易达成,聚美将无需再应付资本市场对短期投资收益的高要求,在新业务投入和企业转型等方面或拥有更加灵活的决策权。

聚美优品时隔4年再提私有化,这次会不一样吗?

时隔近四年,聚美优品再次站在了私有化命题的面前。

根据聚美优品公告,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代理首席财务官陈欧发出了私有化要约,拟用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的价格收购尚未持有的股份。一旦完成收购,聚美优品将从纽交所退市。

截至上一交易日(1月10日),聚美优品股价每股17.43美元,较上一交易日下跌5.78%,较其发行价跌去五分之一。目前聚美优品市值在2亿美元,过去聚美优品市值最高曾超50亿美元。

一位聚美优品方面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此前在聚美优品股东大会上,曾有股东多次提起私有化建议,加上目前小盘股流通性比较差,是发起本次私有化要约的原因。

聚美优品私有化究竟什么情况?聚美优品私有化背后的真相(图3)

首次私有化未果

同样的场景在四年前也曾上演。2016年2月,聚美优品宣布收到来自陈欧、戴雨森和红杉资本递交的私有化申请,准备以每ADS 7美元的价格进行私有化。

关于为什么选择私有化,陈欧彼时在内部信中提及了三个原因:其一,聚美优品在美股市场被低估;其二,私有化有利于公司在转型期更灵活,做更长期的决定;其三,私有化意味着公司再次进入创业,能给公司的同事们带来更好的回报。

在2016年2月提出私有化之前,聚美优品股价在6美元每股徘徊,与上市当天开盘价27.25美元每股、市值达到56.5亿美元相比,聚美优品市值大幅缩水了近80%。

不过,聚美优品的第一次私有化遭遇了中小股东的集体抵制,主要原因是私有化价格远低于发行价,7美元价格进行私有化会让股东亏损。

中小股东甚至给陈欧取了一个绰号——“陈7块”。此后,聚美又下调了私有化价格,变成了3美元,绰号也由“陈7块”变为“陈3块”。

2017年8月,聚美优品股东Heng Ren Partners(恒润投资)还发表一封致聚美优品董事长陈欧和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的公开信,披露了这场私有化风波中的更多细节。

公开信中,Heng Ren Partners表示聚美暂停有意义的股东交流已经有 22 个月了。而在发出私有化申请的18 个月内,聚美优品股价持续滑落,市值已经损失了近4亿美元。Heng Ren Partners同时表示收购要约价格过低,聚美股票价值至少是8美元以上。

而在2017年11月,陈欧撤回了私有化要约,聚美优品的第一次私有化尝试落下帷幕。

再战私有化

9年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并不算长,但聚美优品已经体验了过山车般的起伏。

2010年3月,陈欧和戴雨森等人创立了团美网,以化妆品团购模式为特点。2010年9月,团美网更名为聚美优品,到了10月网站的月销售额突破1000万元。

聚美优品随后迎来快速增长,2013年全年销售额突破60亿元。2014年5月16日,聚美优品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22美元,开盘当日上涨24%,被称为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

但此后,聚美优品的股价开始节节败退。和三年前第一次提出私有化时聚美市值3亿美元相比,如今聚美优品的市值已经在2亿美元左右。截止1月12日发稿,聚美优品当前市值为2.07亿美元,较最高点蒸发了96.3%。

聚美优品私有化究竟什么情况?聚美优品私有化背后的真相(图4)

再创新低的股价,是第二次私有化的原因吗?聚美方面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多次提起私有化建议,加上目前小盘股流通性比较差,是发起本次私有化要约的原因。

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私有化的原因依然是低迷的股价。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私有化基本上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股价表现不理想、私有化方认为价值被低估。

沈萌认为,本次私有化与三年前的私有化要约相比,相同的地方在于私有化价格依旧很低,可能很难得到市场认可。而不同之处在于,当前电商市场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和三年前一样低迷的股价和市值,本次聚美优品私有化会有突破吗?面对质疑,聚美向第一财经回应,聚美优品所在的垂直电商大趋势是下滑,同时面对低迷的股价聚美其实做了很多动作,此前还响应股东要求进行两轮回购。

陈欧的选择

2012年,一句“我为自己代言”带火了陈欧和聚美优品。 作为网红CEO,陈欧曾经发一条,就能给聚美优品带来上千万的销售。但当“创业偶像”、“为自己代言”的网红光环褪去,如今再提到电商,很少会有人想到聚美优品了。

在不少主流电商平台营收持续上涨时,聚美优品的主业务电子销售在缩水。根据聚美优品2018年财报(2019年5月发布)显示,聚美优品该年度营业收入42.88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6.3%。其中商品销售营收为33.6亿人民币,和2017年的56.3亿以及2016年的61.7亿相比不断减少。

一直以来,聚美频繁更换赛道、多元化战略被外界诟病。两年前在Heng Ren Partners的信中,还提到聚美并没有按照规划走。

信中指出,聚美并没有将 2014 年在美国 IPO 筹集的 2.8 亿美元投资于一个每年以两位数速率增长、并且聚美自称是领导者的行业(即电商行业),将资金用于市场营销、品牌推广与产品开发。恰恰相反,自陈欧董事长的报价以来,公司选择了:投资 1430 万美元用于电视剧的制作,以及向一家手机移动充电电源初创公司投资 4480 万美元。

Heng Ren Partners认为,这些投资于非核心业务、并且值得怀疑的被投资目标的资金超过 5900 万美元,相当于聚美市值的12%和账面现金的18%。

对此,陈欧曾在上回应称“这些投资与聚美获得终端客户及流量上面起着非常大的补充作用,将会是聚美平台的流量和品牌巩固的重要环节。”

就在Heng Ren Partners发信后两天,聚美优品收购了街电。虽然街电业务没有给聚美平台带来引流,但其所在的“服务与其他”收入在财报中的比重不断增加。

除了投资影视剧和街电,陈欧还在空气净化器和母婴电商领域拓展。天眼查显示,2015年聚美优品向宝宝树投资2.5亿美元,进入母婴电商市场。

在2017年4月,陈欧宣布设立独立品牌睿质(Reemake)正式进军智能家居市场,并发布了两款空气净化器。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2019年10月14与2019年10月28日,陈欧开始担任海南角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天津角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具体业务尚未揭晓。

如今的陈欧比以往低调很多,依然在尝试多元化路径。据接近聚美优品的人士透露, 他已把重要精力放在新项目的开发上,但并未透露项目的具体方向。

责编:刘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