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尚网  >   新闻  >  正文

陈思成索赔乐视网究竟怎么回事?陈思成索赔乐视网事件始末

乐视网遭陈思成工作室起诉

乐视网今日公告,近期,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乐视网”、“公司”)收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寄送的《民事起诉状(原告: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

该起诉原告为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被告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对应注册资本451490.78元),向原告支付股权收购款28966666.67元;请求判令被告对股权收购款的支付互相承担连带;请求判令由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乐视体育融资再惹官司 乐视网遭陈思成工作室起诉索赔近2900万元

乐视网公告,近期公司收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寄送的《民事起诉状》。原告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向原告支付股权收购款2896.67万元。

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体育”)于2016年4月引入投资者,签署《乐视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股东协议》(以下简称“《B轮股东协议》”)和《乐视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B轮融资协议》(以下简称“《B轮融资协议》”)。新增投资者40余方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

自2019年5月15日,乐视网发布《关于重大诉讼进展及重大风险提示的公告》以来,截至此次披露之前,乐视网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已经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仲裁,其中16起仲裁案已经出具仲裁结果,其他2起仲裁案仍在审理过程中。已经出具结果的16起仲裁均为公司败诉,公司在充分评估未决仲裁结果,及未来潜在被诉的可能性后,基于审慎性考虑,计提乐视体育案件负债约82亿余元。

乐视网公告称,在未履行《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上市公司审批、审议、签署程序、上市公司未授权代理人签订合同背景下,乐视网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签订合同并给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是导致公司2019年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乐视网表示,公司管理层密切关注事项进展,并依法保留向相关方、非上市公司相关方继续追索、起诉的权利。公司始终从中小股东、债权人利益角度出发:一方面不放弃对债务方诉讼并采取保全措施、追回(或转卖)过往投资版权资源以保护公司及中小股东权益,一方面通过涉足尝试创新业务改善公司现金流、与供应商等债务人谈判债务重组减小公司整体债务规模。除此以外,上市公司仍坚持并加紧对大股东及其关联方追讨债务偿还,要求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公司今日寸步难行局面负责、采取可实施弥补措施。公司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方式维护公司及股东利益。

陈思成索赔乐视网究竟怎么回事?陈思成索赔乐视网事件始末(图1)

2016年4月12日,乐视体育正式宣布已完成B轮80亿元融资。该轮融资由海航资本领投,投资方包括20多家机构以及孙红雷、刘涛等10多位明星个人投资者。

当时,在众多明星人物和资本的加持下,乐视在体育行业开始蒙眼狂奔。资料显示,乐视体育曾经是中超、亚冠、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欧冠、英超、ATP、CBA等大量一线赛事的版权商,其中一部分还是相对优质的新媒体独家资源。

根据当时乐视体育官方宣传资料称,到2016年年中,乐视体育在内容平台上已经拥有310项全球顶级赛事版权,其中72%是独家资源。

“贾跃亭明星朋友圈”又现维权者!陈思成向乐视网索赔2897万

4月13日下午,乐视网(300104.SZ)公告称,近期,公司收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寄送的《民事起诉状(原告: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原告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向原告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

其中,被告包括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和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陈思成索赔乐视网究竟怎么回事?陈思成索赔乐视网事件始末(图2)

天眼查显示,陈思成工作室成立于2012年,由明星股东陈思成(艺名陈思诚)全资持股。此次陈思成工作室向乐视网及其关联方追款,与乐视体育投资有关。

资料显示,乐视体育于2016年4月引入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40余方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投资款共计78.33亿元,贾乃亮、孙红雷、周迅等十多位明星投资人合计投资逾1亿元参与乐视体育B轮融资,其中,刘涛个人投入就高达5000万元,在资本追捧下,乐视体育的估值从28亿元飙升至215亿元。

陈思成也参与其中。公告显示,北京银石东方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代陈思成工作室持有乐视体育0.0914%的股权,陈思成工作室投资款为2000万元。据悉,银石投资全称为“北京银石东方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贾跃亭的父亲贾新安持有80%的股权,姐姐贾跃芳持有20%的股权。

乐视体育与一众股东签署的《B轮股东协议》中设置了原股东(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回购条款,原股东承诺,若乐视体育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并由各投资方分别单独决定)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然而,豪赌的明星们并未迎来上市造富梦,伴随着贾跃亭生态化反引发的资金链危机,乐视体育的大厦逐渐崩塌:员工离职、司法仲裁....

对于围绕乐视体育股权回购的司法仲裁,乐视网在2019年5月15的公告中表示,公司OA系统上无法查询到相关交易的信息审批流程;公司已取得的《A+轮股东协议》、《B轮股东协议》及《B轮融资协议》为复印件,《A+轮股东协议》中乐视体育及包括乐视网在内的乐视体育原股东方均未加盖公司印章。在未履行《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上市公司审批、审议、签署程序、上市公司未授权代理人签订合同背景下,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其签订行为应不发生法律效力。

截至目前,乐视网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已经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仲裁,其中16起仲裁案已经出具仲裁结果,均为乐视网败诉,出于审慎性考虑,2019年乐视网计提了乐视体育案件负债约82亿余元。

乐视体育曾备受资本追逐,短短几年过后,当初的明星股东也与之对簿公堂,而与之息息相关的担保方乐视网亦被拖下泥潭。从财务上看,该案已对乐视网盈利形成“拖累”。2019年2月27日,乐视网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乐视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8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约为-143.2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已于2019年5月被暂停上市,根据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乐视网暂停上市后若首个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

截至2019年9月30日,乐视网的股东总户数为280736户,有被套牢的投资者表示,“虽然投资金额不多,但也后悔没早点离场”,自被暂停上市后,这28万股东关心的问题不再是贾跃亭回不回国,而是乐视网退不退市,2月的业绩快报又给浇了一盆冷水。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告诉南都记者,若最终经审计年报结果与公司预告相差不远的话,乐视网的退市基本“提上日程”了,根据规章,它应该每五天提示一遍风险,等着正式的年报出来就知晓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称为“贾跃亭的明星朋友圈”的众多乐视明星投资者中,王思聪是首位出来维权索赔者。2019年11月21日,乐视网发布的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的进展公告显示,北京仲裁委员会终局裁决,乐视网等三方被申请人,要向普思投资支付股权回购款本金及收益,赔偿经济损失共计9748万元。

'); })();